首页

加入收藏

您现在的位置 : 首页 > 最新资讯

OpenAI的权力游戏

时间:11-20 来源:最新资讯 访问次数:38

OpenAI的权力游戏

阿尔特曼领导下的商业成功,导致了 OpenAI 董事会有机会推翻他。文丨贺乾明编辑丨黄俊杰 龚方毅今年 3 月,GPT-4 发布,OpenAI 拿到微软巨额投资。埃隆·马斯克(Elon Musk)在社交媒体上说:“我很困惑,我捐赠了 1 亿美元的非营利组织,怎么变成了一个市值 300 亿美元的营利公司?”现在 OpenAI 的估值即将达到 900 亿美元。但今天的冲突证明,它依然不是个以追逐利润为第一目标的机构。美国当地时间周五, OpenAI 董事会宣布开除 CEO 山姆·阿尔特曼(Sam Altman),给出的理由是他与董事会沟通时不能始终坦诚,妨碍了董事会履行职责。董事会不再相信他继续领导 OpenAI 的能力。同时,OpenAI 董事长兼总裁格雷格·布罗克曼(Greg Brockman)也被逐出董事会。他在社交媒体上宣布离开 OpenAI,说 “我和山姆都对董事会的行为感到震惊和难过”。OpenAI 的最大合作伙伴微软股价应声下跌超过 2%,市值削减了差不多一个京东的体量。主导这场风暴的人是伊尔亚·苏茨克维(Ilya Sutskever)——OpenAI 首席科学家、目前 OpenAI 董事会内唯一在职高管。苏茨克维是 OpenAI 管理层中最精于技术的那一位,曾参与发明 AlexNet 模型,重启神经网络革命。他也是 Google AlphaGo 论文的作者之一。从左到右:OpenAI 首席科学家伊尔亚·苏茨克维;被驱逐的 OpenAI CEO 山姆·阿尔特曼;OpenAI 首席技术官、接任的临时 CEO 米拉·穆拉提;OpenAI 前总裁格雷格·布罗克曼。图片版权:OpenAI。据《The Information》,在 OpenAI 当天举行的全员会上,有员工问苏茨克维,这是不是一场 “政变”。他回答说 “你可以这么说,但我觉得这只是董事会在履行自己的职责。”OpenAI 宣布董事会决议的公告在最开篇以 “OpenAI 公司 501(c)(3)”——美国法律中定义非营利机构的条款——强调公司的属性。结尾处,OpenAI 再次强调自己是一家非营利组织,核心使命是确保通用人工智能造福全人类,“推进 OpenAI 的使命和维护其章程的原则仍是董事会的基本治理责任。”创办八年,OpenAI 从一个完全不考虑营利的研究机构变成全球最热的人工智能创业明星。现在又戏剧性地转回曾经的方向。ChatGPT 的极度成功打破了 OpenAI 董事会的权力平衡今年 11 月 6 日,OpenAI 召开开发者日。阿尔特曼像早年的史蒂夫·乔布斯一样,在台上展示公司的最新产品和宏大战略图景,包括一个无人可及的新版本 GPT-4,以及围绕它的新平台。不到两周,他就进入到了乔布斯 1985 年的剧情——发布重要产品后,被董事会逐出自己参与创办的公司。11 月 6 日,阿尔特曼在 OpenAI 开发者日上。图片来源:视觉中国。所有迹象都显示,这是一次奇袭。被开除前一天晚上,阿尔特曼还在加州参加活动,说 OpenAI 会和艺术家并肩工作,确保他们不会被人工智能替代。再早一天,他代表 OpenAI 参加微软 Ignite 大会,并在台上和微软 CEO 萨提亚·纳德拉(Satya Nadella)有一段尴尬的互动。在今天的高估值科技公司,这样的冲突几乎不可能发生。科技公司往往执行双重股权,让创始团队一票抵投资人十票,甚至更多。身在董事会的外部投资人通常也会为了公司的长远利益,充分尊重创始团队、甚至结成同盟。但 OpenAI 有个与众不同的机制。2019 年,OpenAI 组建有限营利公司时,把控制权交给了 OpenAI 非营利部分的董事会。根据当时的条款,当 OpenAI 的营利公司与非营利机构可能发生冲突需要投票解决时,“只有不持有营利公司股份的董事会成员才有投票权”。阿尔特曼不直接持股 OpenAI,但他任职董事长的 YC 投资了 OpenAI 营利公司,因而失去了投票权。事发前,OpenAI 的董事会一共有六名成员,分别是 OpenAI 的三名高管:格雷格·布罗克曼,OpenAI 董事长、总裁,硅谷金融创业巨头 Stripe 的前 CTO;山姆·阿尔特曼,OpenAI 董事、CEO,硅谷创业孵化器 Y Combinator 前董事长;伊尔亚·苏茨克维,OpenAI 董事、首席科学家,Google 前人工智能科学家。还有三名不在 OpenAI 任职的独立董事。截至今年 6 月,他们均不持有 OpenAI 任何股份,所以有投票权:亚当·德安杰洛(Adam D'Angelo),Quora 创始人;塔莎·麦考利(Tasha McCauley),管理过多家中小科技创业公司,包括以色列 3D 城市建模公司 GeoSim。她更为人知的身份是好莱坞明星约瑟夫·高登·莱维特的妻子;海伦·托纳(Helen Toner),乔治城安全与新兴技术中心战略总监。而已经投资 100 多亿美元的微软,在 OpenAI 非营利机构的董事会里一个席位都没有。作为董事会主席的布罗克曼公开表示,他并不清楚董事会的决议,自己和阿尔特曼都是临时收到了苏茨克维的通知。这意味着至多四位董事投票罢免了阿尔特曼。这是一次成功的奇袭。阿尔特曼和布罗克曼都在硅谷有广泛人脉,现在他们也在 “努力搞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四位直接知情人士告诉美国媒体,包括维诺德·科斯拉(Vinod Khosla)、里德·霍夫曼(Reid Hoffman)在内的著名投资人事先都不知道阿尔特曼被开除。投资 OpenAI 超过 100 亿美元的微软也是在公告发布前几分钟才从 OpenAI 董事会那里知道这一决定。OpenAI 这一可以开除阿尔特曼的独特权力结构还是阿尔特曼主导设计的。OpenAI 成立之初,设立了宏大的愿景:为了防止人工智能威胁人类,应当积极推动开发造福全人类的通用人工智能,让每个人都用上,去对抗大公司的垄断。阿尔特曼在 2019 年推动成立 OpenAI 营利公司、引入微软投资,直接和大公司走到了一起。为了不违背最初愿景,OpenAI 设定了这套制衡营利公司管理层的机制。这套机制帮助 OpenAI 留住了大量早期纯粹为非营利目标而来的人才。如果政变早发生三年,可能不会成功。因为 OpenAI 的董事会成员还有多位商业领袖和科技公司高管。但 ChatGPT 成功后,多位董事会成员参与到人工智能领域,与 OpenAI 产生冲突。LinkedIn 创始人里德·霍夫曼、马斯克所投资公司 Neuralink 高管希冯・齐里斯(Shivon Zillis )、美国前国会议员威尔·赫德(Will Hurd)因为利益冲突等原因离开 OpenAI 董事会。可以说,阿尔特曼领导下的商业成功,导致 OpenAI 董事会有机会推翻他。高增长没能压住所有问题阿尔特曼常常表达对人工智能危害人类的担忧。但他也相信资本主义和增长才是解决各种问题的良方。在早年的一篇文章里,他写道,“民主只有在高增长的社会才会良好运行。”接手 OpenAI 之后,阿尔特曼多次公开强调,OpenAI 仍然致力于实现通用人工智能,但需要获得商业成功,以继续投入上千亿美元。这是一个大多数公司都难给出的资金规模。OpenAI 最大投资方之一的微软去年净利润还不到 700 亿美元。为了获得需要的资金,阿尔特曼在 2019 年推动 OpenAI 设立营利公司,并引入微软投资,探索商业应用。阿尔特曼设置了诸多平衡机制,包括在投资条款里写上:OpenAI 如果研发出了通用人工智能(AGI),所有的投资安排都要重新调整。但这次调整还是让许多坚持创办理念的 OpenAI 早期员工离开。其中一批人创办了 Anthropic,拿到亚马逊、Google 等公司超过 70 亿美元的投资承诺,挑战 OpenAI。留在 OpenAI 的人也没有完全放心。过去一年,OpenAI 收入从 3000 万美元增长到了 13 亿美元,但也变得更加封闭,为赢得商业竞争不再公开技术细节。当 OpenAI 内部一些员工担心人工智能爆发所带来的各种安全隐患时,阿尔特曼致力于推动研发下一代 GPT,应对 Google 等公司的竞争。苏茨克维则在近期的采访中表达了截然不同的立场:自己的首要任务不是制造下一代的 GPT,而是研究如何阻止超级人工智能失控 —— 这是 OpenAI 起点。当时,阿尔特曼、马斯克多次公开引用瑞典哲学家尼克·博斯特伦(Nick Bostrom)的观点:以计算机发展规律,如果人工智能的聪明程度达到接近人类,它的智力用不了多久就会远远甩开人类——差距就像人类与老鼠那样大。但这一次,人类扮演老鼠的角色,最终可能被超级智能毁灭。而 OpenAI 就要推动人工智能的开放,以避免少数大公司掌控这项技术。受此愿景感召,苏茨克维拒绝了 Google 的再三挽留,加入 OpenAI,和布罗克曼一起从零开始拉来 OpenAI 的核心技术团队。从那时起,他一直负责 OpenAI 前沿技术研发工作。左侧是格雷格·布罗克曼,右侧是伊尔亚‧苏茨克维。图片来自布罗克曼的博客。现在他认为,ChatGPT “可能是有意识的”,世界需要清醒地认识到,OpenAI 和其他公司竞相研发的技术真正力量,“超级智能” 从 “永远可能不会发生” 变成了 “很快就会发生”。苏茨克维在采访中提到,AlphaGo 打败李世乭第二场比赛中,第 37 手超出了所有人类棋手的理解。“想象一下这种洞察力应用到各种事情上,会是什么结果?”OpenAI 等公司当前采用 “对齐” 方法(用人类反馈训练模型,让它按照人类的价值观行事)来控制人工智能,但他觉得还不够。今年 7 月,苏茨克维主导成立了名为 “超级对齐” 的项目,宣布 OpenAI 会拿出 1/5 的计算资源,在未来四年解决 “超级智能” 的威胁。“我们不能保证一定会成功,但集中精力、齐心协力,就能解决这个问题。” 他说。美国著名科技记者卡拉·斯维什尔(Kara Swisher)采访了这次变动中多位知情人士,她说 OpenAI 举办的开发者日活动上,阿尔特曼宣布的 “GPTs Store” 平台商店等宏大商业战略,进一步激化了苏茨克维与他的矛盾。据《The Information》报道,这次变动发生之前,OpenAI 内部就目前开发人工智能的方法是不是足够安全展开争论。阿尔特曼离开后,董事会任命 OpenAI 首席技术官米拉·穆拉提(Mira Murati)担任临时 CEO。她在 2018 年加入 OpenAI,是 ChatGPT 的核心负责人。此前,她在 AR 公司 Leap Motion、特斯拉工作,参与过 Model X 等产品的设计、开发等。她内部信中告诉 OpenAI 的员工们,公司接下来的重心有三个方面:“最大限度地推进即有的研究计划;最大力度推进安全工作,特别增强预测风险的能力;以及以造福所有人的方式与世界分享技术。据媒体报道,OpenAI 已经有三名资深研究人员因为阿尔特曼、布罗克曼离开选择辞职。OpenAI 董事会称,正在寻找全职的 CEO。OpenAI 与微软的合作还在继续。OpenAI 临时 CEO 穆拉提在全员会中告诉员工们,变动发生后,微软高层对 OpenAI 表达了 “最大的信心”。微软 CEO 萨提亚·纳德拉随后在社交媒体上说:“我们与 OpenAI 签订了长期协议……我们将继续合作。”阿尔特曼则在社交媒体上说:“今天的经历在很多方面都很奇怪。有点像在自己还活着的时候读自己的悼词。” 有业内人猜测,他可能用法律手段去争夺 OpenAI 控制权。即便不走这条路,这位带领 OpenAI 进入公众视野,在 YC 辅导过无数创业者的连续创业者也毫无疑问可以在一夜之间拿到足够资金,启动另一个人工智能公司。苏茨克维则对外保持沉默。他在社交媒体上的发言停留在 10 月 7 日:“如果你把智慧看得比人类的其他品质都重要,你就会过得很糟糕。”题图来源:视觉中国

本信息由网络用户发布,本站只提供信息展示,内容详情请与官方联系确认。

标签 : 最新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