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加入收藏

您现在的位置 : 首页 > 休闲娱乐

刘冠麟:讨喜很好,但我不想只演喜剧人

时间:03-25 来源:休闲娱乐 访问次数:43

刘冠麟:讨喜很好,但我不想只演喜剧人

上月底,开年大剧《南来北往》收官。这部剧在央视八套拿下了平均收视率2.369%、单集最高收视率3.216%的好成绩,在剧中饰演“牛大力”一角的刘冠麟,也在他的角色小本本上留下了浓墨重彩的一笔。“喜剧人”是他过往大多出圈角色的标签。在采访前,南都娱乐记者认为这是他作为演员诠释角色的能力,随着聊天逐步进行,记者发现,“讨喜”或许是他与生俱来的天赋。ESFJ和射手座的双重加成下,刘冠麟是个十足的乐天派。观众非恶意的调侃,他照收不误。在聊到印象深刻的弹幕时,他爽快地分享了“刘冠麟其实长得挺耐看的,但是我没有耐心看”,还直夸网友有才。对“吉吉国王”的称呼,他也欣然接受:“人家吉吉国王多好,那么火对吧?”他认真准备角色,进行自我管理,但也不让自己太“遭罪”。最近健身上瘾的他一天大概要泡在健身房两小时,但却从来没有刻意吃过鸡胸肉,甚至采访之前还吃了一份肥肠酸菜鱼的外卖。“关键有时候真馋,你说图啥对吧?”但作为演员,刘冠麟的目标不只是“讨喜”。“我还是不太想说自己是喜剧演员。”他希望能挑战不同题材、不同类型的角色。“只要这个人物写得够好、够丰富,不管是什么样的,好人、坏人我都OK。我不想把自己限制在喜剧里边。”1善良淳朴的牛大力,唯独在爱上栽跟头刘冠麟几乎是《南来北往》里最后一个定下来的主演。临开机不到一个月,他才收到剧组发来的5集剧本。看完剧本,他很快便决定出演。剧本设定里的牛大力是一个善良质朴、吃苦耐劳的东北男人,和黑龙江人刘冠麟贴合度很高,因为母亲是铁路职工,他甚至和牛大力一样在铁路大院长大。“我小的时候,五六岁那会儿还跟我妈妈去火车站那儿卖过开水。”他说。《南来北往》剧照。有差别的大概是外形——因为人物的名字叫牛大力,刘冠麟猜测剧组原本想找一个高一点、壮一点的典型东北大汉,“我可能不够壮,不够硬汉,在外形上可能跟原剧本差一点点。”在他看来,牛大力的本色是善良淳朴,所以表演的时候不需要用太多的技巧和刻意的设计,“主要把他内心那种干净的感觉表现出来”。他把自己当成是牛大力,真切地去感受人物身上经历的一切故事,感觉也就自然而然地呈现出来。提起“牛大力”,观众最印象深刻的还是他与“姚儿”的感情线。在剧中,姜妍饰演的姚玉玲是牛大力爱了十几年的心上人,即便与汪新分手,姚玉玲也没有和牛大力结婚,而是远走选择了贾金龙。剧集播出期间,大家既夸牛大力“勤劳”“踏实”和“深情”,也会吐槽他“抠搜”“没情趣”和“死缠烂打”。在追女孩子这件事上,刘冠麟不觉得牛大力做得有多好,虽然喜欢人家,却不知道对方真正喜欢的是什么。作为“失恋”的一方,他挺能理解姚玉玲的选择。说起那场让女观众大骂“抠男”的买裙子事件,刘冠麟也忍不住吐槽牛大力的不着调。“你说这种男孩谁会喜欢嘛?”他自认在这方面与牛大力不一样,是个外出绝不让女孩花钱的大直男,“咱要找个男朋友,然后人说你看这些天吃饭都我花钱,你看你买纱巾是不是我也有贡献?这啥玩意儿!”尽管是情敌,在他眼中贾金龙和姚玉玲的爱情是成立的,而姚玉玲对牛大力没有爱,没有爱的两个人是走不下去的。“就算没有贾金龙,他俩在一起了,真结婚了,我估计也不会长远。”剧中,情场失意的牛大力迎来了他的人生转折点——离开大院下海经商。“我觉得还得感谢姚儿逼了他那一下。”刘冠麟分析,牛大力本身的品质奠定了他下海之后能成功的基础,但让他做出改变的契机还是因为爱情,“那会儿的人只要你肯干,别让人骗了,我觉得都成了。”大结局里,事业有成的牛大力和遭遇变故的姚玉玲在她的烧烤摊前重逢,这一幕也引发了大众的热烈讨论。刘冠麟在采访中分享,这场重逢的戏份是和那次两人在火车上再会的戏份同一天拍摄的:“下午拍的火车上,晚上拍的烤串大结局。”两场戏被排在了整个拍摄周期接近杀青的时候,刘冠麟像是已经和大院里的这帮人一起过完了小半辈子,在一天里看着姚玉玲从意气风发到失意落魄,对比更加强烈,心绪也更加复杂。他在拍摄时止不住回想大院曾经的美好,几度差点哭出来。“好多喜欢姚玉玲的人意难平,说怎么给她弄这么丑,说导演编剧都是直男。”刘冠麟笑着说自己有看到一些网友对大结局的不满,但他觉得,那场戏其实体现了姚玉玲的坚韧和伟大。在失去了作为依靠的爱人之后,她仍然坚强地自食其力,把儿子抚养长大,“生活没有击垮她。”2因为喜剧被熟知的刘冠麟,不想只当喜剧人刘冠麟成为演员,像是一些宿命般的契机拼凑而成的必然结果——从舞蹈转学音乐剧是遇上北舞招收第一届音乐剧本科班,他碰巧和同学看过音乐剧,觉得挺有意思;走上表演之路是大学拍广告挣零花钱,正好广告公司招演员,就拿着照片写上名字和电话递了简历。许多人第一次知道他,也许是古装喜剧《龙门镖局》里的蔡八斗。那是刘冠麟从业以来接到的第一个重要角色:一个爱财如命的厨子,傻乎乎的,还经常一惊一乍,夸张得很。在《龙门镖局》里饰演蔡八斗(右一)。这也是他第一次演喜剧,紧张得不得了,一直找不到状态。十几年后,回想起这段经历,刘冠麟还直言:“过程很痛苦,过程很痛苦。”他清楚记得,进组一周多以后,编剧来到他的房间,告诉他:“冠麟,你不能这么演。”刘冠麟一下蒙了,问对方那咋办,得到的回答有效的内容并不多。“他说我也不知道,没说出来具体应该怎样,就是说按照现在呈现出来的蔡八斗可能太表象化了。”抽象的回答并没有让问题被解决,初出茅庐的小演员刘冠麟反而因为这番评价几乎睡不着觉。庆幸的是,他在这部剧里合作的主演都有着丰富的表演经验,不仅不会因为他没演好而埋怨他,还会主动提供帮助。又磨合了半个多月,他觉得自己“对喜剧还算稍微有点入门了”,还能从前辈演员那里偷师一些表演技巧,逐渐放松下来,完成了对蔡八斗的塑造。“那4个月下来反正成长了不少,着实是成长了不少,而且我知道原来我还可以演喜剧。”对刘冠麟来说,《龙门镖局》的意义不只是为他打开了喜剧世界的大门,也让他被更多观众看见,有了更多表演机会,“后面有人找我拍戏,也是大部分人也都是看过《龙门镖局》。”这些年来,刘冠麟十分高产。2020年以来他有十多部作品播出,也留下了不少让人记忆深刻的角色。从《大秦赋》里的郭开,到《赘婿》中的苏文兴,再到《卿卿日常》里的尹岸,《云襄传》中的金彪,加上年初《南来北往》里的牛大力,每年一个代表角色的高频率甚至超过了不少头部演员。从某种程度上来说,他也确实在喜剧表演上有些天分。近几年的代表角色里,多多少少都夹杂了些喜剧人的色彩。有观众曾评价刘冠麟,说他好像有把招人烦的角色演得讨喜的能力。像《卿卿日常》中,地位尊贵、妻妾成群的三少主回府后探着脑袋在空无一人的正厅里问“有人给倒杯热茶吗”,就让这个角色多了一分可爱。“《卿卿日常》的编剧老师很厉害,演员再二度创作看怎么演,所以说好的剧本太关键了。”被问到怎么把这类型角色演得讨喜,刘冠麟很谦虚地表示,他能做的就是熟读剧本,尽量在某些场次里找一些细微的东西,让人觉得这个角色不那么厌烦。《卿卿日常》剧照。“我觉得角色身上应该是有亮点的。我想演或者我已经演过的角色,尽量让观众觉得他是个人。人有好多面,有好的一面,也有不好的一面,谁都不是很完美的。”对那些让人又爱又恨的角色,他正视所有评价,也为观众能找到角色的闪光点而感到高兴。从业20多年,刘冠麟也正是靠着这一个个并不非黑即白、有点儿喜感的“灰色人物”在观众面前刷成了熟脸。作品和角色的积累让他有更多的选择权,但与之相应的,选择实际上也不多。他透露,现在递到自己手上的本子,喜剧人的角色可能占到了一半。“或者是那种不是喜剧的,但是这人就特别能聊,那种比较open的性格会多一点。”事实上,他出演过许多非喜剧类型角色,并且表现得不赖。2022年的《警察荣誉》中,他饰演了变态连环杀人犯岳威。虽然只拍了不到7天,但他很喜欢那次拍摄经历,为了找到人物的感觉还经常照镜子模仿变态的眼神和表情,试图调动出内心的小恶魔。“尽量让自己相信,会让自己觉得都有点可怕就可以了。”选剧本,刘冠麟的标准很简单,“整个的剧本和人物好不好看”。他不想把自己定型成喜剧演员,希望能挑战不同题材、不同类型的角色。“只要这个人物写得够好、够丰富,不管是什么样的,好人、坏人我都OK。我不想把自己限制在喜剧里边。”对于戏份,他也没什么执念。“说实话我真没想过。”以黄金配角的身份活跃在影视圈的他被问起是否想过演一个男一号,开启了否认三连的模式,“可能以前想过,但有时候你就扛不住,当不了,人还是要有自知之明,还是要做自己能够得着的东西。”“可能有朝一日会有人找我演男一号,我觉得剧本够扎实,我觉得我能演,那就演。”他满足于自己现在的状态,有喜欢的工作,演喜欢的角色,“我觉得永远演配角,我也很高兴。”在最近播出的《与凤行》里,刘冠麟难得地尝试了仙侠剧。“它有仙界、灵界和人间三层,我是这三层的老大。”他乐呵呵介绍,自己的角色是一个白胡子老头,平时爱插科打诨,但大是大非面前很有担当。“演起来很爽。”他说,“他怎么演观众也不会觉得错误,因为谁都没接触过,谁也不知道神仙到底是什么样子,你可以演得比较可以飞一点。”在《与凤行》里尝试了仙侠剧。今年,他还将有一部现实主义题材作品《迎风》和大家见面,这部剧以香港回归为背景,讲述了20世纪90年代末期石油大院里的故事。“这回还是喜剧人吗?”记者问。“还是偏喜剧一点,就是那种每天吊儿郎当,看起来玩世不恭的人,其实还挺温暖的。”刘冠麟笑着补充,“是好人。”采写:南都记者 余晓宇图片:受访者提供

本信息由网络用户发布,本站只提供信息展示,内容详情请与官方联系确认。

标签 : 休闲娱乐